• 返回首頁

    正文部分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披露一起黨員領導干部利用職權干預工程項目招投標案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投稿人:中央紀委監委網站發布日期:2022-03-09 14:24:54

    特邀嘉賓

    李火春 杭州市紀委監委第八審查調查室副主任

    解 峰 杭州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干部

    從鑫莎 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副主任

    朱冠琳 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副庭長

    編者按

    這是一起黨員領導干部利用職權干預工程項目招投標,并讓承接工程的私人企業主為其償還貸款終被查處的典型案例。本案中,呂鋼鋒被拉攏腐蝕,利用職務便利在工程承攬、工程項目建設等方面為他人提供幫助并收受他人財物,這一工程建設領域案件有何典型性?案件查辦后,如何做好“后半篇文章”?案發時,呂鋼鋒有兩筆對童某某的欠款未歸還,為何一筆認定為受賄犯罪,另一筆卻認定為違紀?呂鋼鋒受賄數額共計674萬余元,屬于“數額特別巨大”,為何判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我們特邀有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解析。

    圖片

    基本案情:

    呂鋼鋒,男,1976年8月生,中共黨員。曾任杭州市西湖區轉塘科技經濟園區管委會主任,西湖區云棲小鎮管委會黨委書記、主任,案發前任杭州之江國家旅游度假區管委會一級調研員。

    2015年至2020年,呂鋼鋒利用擔任西湖區轉塘科技經濟園區管委會主任,西湖區云棲小鎮管委會黨委書記、主任的職務便利,為他人在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工程項目建設等方面提供幫助,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財物共計674萬余元人民幣(幣種下同)。其中,2016年至2019年,呂鋼鋒利用擔任西湖區轉塘科技經濟園區管委會主任,西湖區云棲小鎮管委會黨委書記、主任的職務便利,為浙江省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項目經理童某某(另案處理)在云棲小鎮國際會展中心二期工程項目承攬、工程款支付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童某某所送錢款共計449萬余元。

    查處過程:

    【立案審查調查】2020年7月7日,呂鋼鋒向杭州市紀委監委主動投案,同日,杭州市紀委監委對呂鋼鋒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同年10月5日,經浙江省監委批準,對呂鋼鋒延長留置時間三個月。

    【黨紀政務處分】2020年12月23日,經杭州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市委批準,決定給予呂鋼鋒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

    【移送審查起訴】2020年12月25日,呂鋼鋒涉嫌受賄罪一案被移送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提起公訴】2021年1月28日,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檢察院以呂鋼鋒涉嫌受賄罪向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1年7月19日,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一審以呂鋼鋒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七十萬元。目前判決已生效。

    1 呂鋼鋒案作為杭州市查處的工程建設領域系列案件之一,有何典型性?案件查辦后,如何做好“后半篇文章”?

    李火春:近年來,杭州市紀委監委對工程建設領域相關問題和線索進行起底。經過全面摸排和縝密初核,我室發現浙江省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項目經理童某某通過打造高檔會所,拉攏、腐蝕領導干部,具有向公職人員行賄的重大嫌疑。在調查中,童某某交代了其向呂鋼鋒等人行賄的問題,我室立即聯合區縣紀委監委,陸續查辦了工程建設領域腐敗系列案件,該系列案件立案8人,移送司法機關5人,教訓十分深刻。其中,呂鋼鋒案頗具典型性,主要表現在:一是行受賄雙方通過定向招標“派”工程方式結成利益鏈。當童某某表示想承攬云棲小鎮國際會展中心二期工程項目后,呂鋼鋒利用擔任云棲小鎮管委會黨委書記、主任的職務便利為童某某量身定制,通過設定特殊要求,將其他競爭者排除在外,使童某某順利中標。二是工程項目標的額大,受賄數額巨大。呂鋼鋒案件中,涉案的工程項目標的額動輒數億元,童某某等人在項目建設中得到其幫助后,多次向其輸送的不法利益金額都在百萬元以上。

    查辦案件后,杭州市紀委監委扎實做好“后半篇文章”,通過整改治理、警示教育等手段督促相關單位以案促改、以案促治。一是聯合公安、住建委等部門對案件查辦中發現的問題線索分類處置,持續釋放嚴肅執紀執法的強烈信號,形成震懾。二是督促案發單位聚焦核心崗位、關鍵環節,深入查找存在的突出問題和廉政風險點,梳理形成問題清單,制定切實可行的整改方案,補齊制度漏洞。三是探索智慧監管,建立動態項目概算批復數據庫,與行政審批系統、電子招標系統形成數據聯網,在工程各階段實時比對分析價格,實現全流程監管。四是強化建設領域市場各主體全過程監管,指導市城鄉建設委員會通過信用扣分、降低資質直至暫停市場經營活動等方式,加大對建筑企業圍標串標等行為的處罰力度,提高招標代理公司、工程監理公司和造價審計公司等中介機構的監管標準。此外,還要進一步完善工程建設領域政商交往“負面清單”,明晰政商交往的界限和禁區,及時提醒、糾治個別黨員干部在政商關系上的偏差。

    2 呂鋼鋒向管理服務對象童某某借款有兩筆,且至案發時均未歸還,表面上看似相同的行為,為何一筆認定為受賄犯罪,另一筆卻認定為違紀?

    解峰:本案中呂鋼鋒向管理服務對象童某某借款有兩筆。第一筆為呂鋼鋒向童某某借款400萬元后歸還300萬元,對剩余未歸還的100萬元,童某某明確向呂鋼鋒表示無需歸還,呂鋼鋒表示認可。第二筆為童某某經呂鋼鋒介紹,通過呂鋼鋒親戚賬戶(由呂鋼鋒實際控制)向某科技公司轉賬700萬元用于投資,后因其他原因導致投資未成功,投資款陸續退回至呂鋼鋒親戚銀行賬戶。童某某得知投資未成功后,要求呂鋼鋒歸還該700萬元投資款。但呂鋼鋒謊稱退款手續尚在辦理中,向童某某隱瞞700萬元投資款已退回的事實,并擅自決定將上述資金借給朋友使用,與對方約定收取7%的年息。后呂鋼鋒朋友企業經營失敗,無力歸還該錢款。其間,童某某多次向呂鋼鋒催要該700萬元。案發前,呂鋼鋒通過向他人索取賄賂款200萬元,用于歸還童某某的投資款。剩余500萬元至案發時仍未歸還。

    對上述兩筆事實的認定,第一筆我們認定為受賄,第二筆認定為違反廉潔紀律。理由如下:第一筆事實,從主觀故意上看,雙方對未歸還100萬元錢款的權屬意向已達成一致,具有行受賄的合意。從客觀行為上看,呂鋼鋒利用職務便利,在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為童某某提供了幫助。對上述錢款,表面上看系民事法律上的債權債務關系,但本案中雙方屬于不平等的民事主體,童某某之所以免除債務,是因為呂鋼鋒利用職權提供的幫助,本質上是通過該形式進行利益輸送,符合權錢交易本質特征,應認定為受賄。

    第二筆事實,從主觀故意上看,呂鋼鋒擅自截留使用該錢款,追求的是該投資款的投資收益,并無占有的故意;對童某某來說,在其得知項目投資失敗后,曾多次向呂鋼鋒進行催討,從未表達過要放棄該債權,也無將投資款送給呂鋼鋒的意思表示。從客觀行為上看,呂鋼鋒因投資失敗導致個人經濟狀況惡化,只得另尋途徑,甚至不惜通過向其他人索賄的方式籌集資金來歸還欠款。因此,雙方對該筆款項并未達成行受賄合意。

    綜上,我們認為第一筆事實中,呂鋼鋒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依據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之規定,構成受賄罪,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而對于第二筆事實,應從紀律角度予以評價,依據黨紀處分條例第九十四條第一款第(六)項之規定,認定為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

    3 辯護人曾經提出,呂鋼鋒讓童某某替其歸還銀行貸款系因當時資金緊張,該筆本金及利息宜認定為借貸,不應認定為受賄,如何看待該意見?

    從鑫莎:經查,2017年5月,呂鋼鋒以急需資金為由,以其父親名下房產作抵押,授意童某某以名下公司名義向銀行貸款330萬元供其使用。其間,雙方約定由童某某按月支付貸款利息,共計19萬余元。2018年5月,貸款到期后,呂鋼鋒表示無力償還,后童某某代呂鋼鋒償還330萬元。2019年8月,呂鋼鋒父親從貸款銀行領回其房屋他項權證。截至案發,呂鋼鋒未償還童某某上述本金及利息,也未約定其他還款方式和時間。

    呂鋼鋒以他人名義向銀行貸款,并由他人歸還本息349萬余元的行為是否系受賄,關鍵看行為是否符合受賄罪權錢交易的本質特征。在本起事實中,第一,呂鋼鋒在2016年至2019年,多次利用職務便利,為童某某在項目承攬、工程款支付等方面提供幫助。第二,2017年至2018年,即呂鋼鋒為童某某謀取利益的時間段內,呂鋼鋒讓童某某出面幫其從銀行獲取貸款,后續利息、銀行貸款也均由童某某出資支付、償還,但資金實際由呂鋼鋒占有使用。以上兩點,足以證明一方利用職權幫助謀利,收受錢款,另一方獲取利益,提供、給予錢款,本質上系權錢交易。第三,辯護人提出,呂鋼鋒系因資金緊張而讓童某某替其歸還本息,后無力歸還童某某,應當認定為借貸。根據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中以借款為名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財物行為的認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借為名向他人索取財物,或者非法收受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應當認定為受賄”。本案中,呂鋼鋒與童某某對利息、期限等未作任何書面或口頭約定,不具備“借款”應有的特征和屬性;呂鋼鋒亦從未表達過還款意思,且在收受錢款前后,多次為行賄人謀取利益,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和不可收買性,符合受賄罪的本質特征。

    4 呂鋼鋒受賄數額674萬余元,屬于“數額特別巨大”,為何對其降低一檔量刑,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朱冠琳:2016年“兩高”《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受賄數額在三百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數額特別巨大”。呂鋼鋒收受財物674萬余元,其所犯受賄罪屬于“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之所以對其降低一檔量刑,主要考慮了以下因素:

    一是呂鋼鋒具有自首這一法定減輕量刑情節。刑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本案中,呂鋼鋒向杭州市紀委監委主動投案,且投案后積極配合調查,認罪態度較好,如實供述了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童某某財物并為其謀取利益的問題,構成自首。據此,依法對呂鋼鋒予以減輕處罰。

    二是呂鋼鋒自愿認罪認罰,且其親屬能夠代為退出全部贓款,依法可對其從寬處罰。刑事訴訟法規定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職務犯罪中適用該制度既順應了“法治反腐”的新形勢新要求,又有助于增強預防腐敗警示教育的效果。本案中,呂鋼鋒自愿簽訂《認罪認罰具結書》,杭州市紀委監委也出具了相關證明,檢察機關依法對其提出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十萬元的量刑建議。根據《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對被告人具有自首、坦白情節,同時認罪認罰的,應當在法定刑幅度內給予相對更大的從寬幅度。因此,法院綜合考慮全案具體情節,采納了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依法判處呂鋼鋒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十萬元,實現了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有機統一。

    下药学生自慰在线观看,学生自慰裸体视频在线观看,老师自慰学生,可爱学生妹自慰视频正在播放,学生上课自慰在线,广东学生自慰门,台中学生自慰视频,学生自慰偷拍新浪博客,学生粉嫩下面自慰视频网站,学生妹自己自慰网站,电脑摄像头学生宿舍自慰,老师教女学生用震动棒自慰